China Road Transport Academy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苗圩:勇抓机遇 迎接挑战 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大有可为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网 2021年1月21日17:32


      2021年1月15-17日,第七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以线上会议形式召开。本届论坛以“新发展格局与汽车产业变革”为主题,3天会期内组织了2场高层论坛和7场专题会议,广泛邀请200余位来自政府部门、行业组织、学术机构与汽车、交通、能源、通讯、科技等企业代表开展深入交流。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苗圩出席1月16日下午的高层论坛并发表了主旨演讲。演讲重点就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发展当中出现的一些新动向、新变化谈开来。


汽车产业发展新动向


      对此苗圩认为,


      在新能源汽车上,欧盟传统汽车的销售量下降速度比我国多,新能源汽车增速比我国快。从2020年前三个季度来看,欧盟新能源汽车在整个汽车销售量当中的占比为9.9%,而2020年我国的渗透率只有5.4%,说明他们目前结构调整的速度比我们还快。


       在智能汽车上,从全球来看,搭载L2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的车型已经开始大规模推向商业应用,部分车企也正在加快推进特定场景下的L3以上测试验证和量产车的上市。2020年,我国L2级智能网联乘用车的市场渗透率达到了15%,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成绩。


       这其中在法规标准建设上,为了加快推动产业化的进程,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积极在推进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的制定。像联合国世界车辆法规协调论坛(WP.29),持续推动自动驾驶技术法规的研究,在2020年的7月通过了关于信息安全、软件升级和自动车道保持系统三项技术法规。美国到去年为止发布了四版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的政策指导文件,并且最近发布了《自动驾驶汽车综合计划》,欧盟、日本也都分别发布了《自动驾驶车辆豁免程序指南》和《自动驾驶安全技术指南》。


       在智能网联算力上,新能源汽车大家比较关注的是续驶里程,作为智能网联汽车将来可能关注的是算力,即算力达到多少 TOPS。有的专家预测,如果达到L4级,车上的算力要达到4000TOPS以上,现在全球都还未达到这个能力。


       此外,车载智能计算基础平台正在重构跨界融合新生态。随着域控制器集中控制成为发展趋势,车载智能计算基础平台受到了国内外相关企业和研究机构的高度关注,成为未来产业竞争的新焦点。所谓车载智能计算基础平台,就是集成异构分布的硬件平台、智能驾驶的操作系统为一体的一个复杂系统,是智能驾驶领域的核心。通过突破共性技术和基础模块,车载智能计算基础平台将打破原有垂直化封闭的产业配套链条,横向打通融合交叉领域推动形成新的产业生态体系。


新动向带来新变化


       苗圩谈到了三点:一是汽车产业形态正在发生变化。


       汽车企业将依靠超配的硬件,通过机器学习系统不断升级的软件更好地贴近用户使用习惯,增加对用户的黏性,最大限度的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进而实现产品和服务“千人千面”,将来车的造型可能都是一样,但是里面的实用功能却不一样,这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汽车不仅是传统能源的消耗品,也可以作为存储和消纳可再生能源的重要载体。


      二是企业商业模式面临调整。汽车行业正在以从汽车产业为核心,转向以持续深入服务用户为中心。


      一方面车辆的硬件收入、利润占比降低,软件收入和利润占比有望大幅度增加。据麦肯锡预测,未来汽车超过80%的变革来自于软件和电子电气架构,整车系统当中软件成本占比将从现在的15%左右上升到60%以上。虽然硬件成本随着我们规模的扩大也会降低,而软件的边际成本却是趋近于零,随着用户的增加,它的成本并不增加,还会摊薄。因此,在软件服务商占据优势的企业将会在未来发展当中享有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另一方面以数据、软件和服务为纽带,车企和用户之间关系可以从过去的一锤子买卖转变为可持续的合作关系。此外汽车企业可以由过去的卖产品为主延伸到卖产品、卖服务,主机厂商的商业模式可以从“制造”转变为“制造+服务”,通过OTA升级、按需付费等方式实现价值变现。
   

      三是产业的深度融合发展将成为必然。


      首先跨界融合创新将成为趋势。


      其次车路协同发展获得广泛共识。我们还是要坚持智能网联汽车,除了汽车本身智能化以外,还要建设智慧化道路、智慧化基础设施,通过车路之间的协同融合促进发展。我们要加速道路基础设施信息化、数字化改造,把它变成智能化双向互动联通体系,降低交通事故的发生。


      再次是于变局中开新局。我们还面临着“卡脖子”问题,特别注意到汽车大国美国,在新能源汽车发展、在智能网联汽车发展方面现在没有走在前列,但是美国对走在前列的国家和企业一定会在一定时间内出手遏制,所以出现在华为、中兴上的事件值得我们警惕,我们一定要早做准备,至少要做一个“备胎”。


新变化下的新机遇


      苗圩指出,从2015年以来,国内共宣布启动了60多个智能网联汽车测试示范区的建设,在一些园区、港口、矿山等特定的区域以及接驳、环卫、物流配送等特定的场景,各地都在积极的开展智能网联汽车的示范应用。国家级的车联网先导区为载体,城市级的规模化示范应用相互促进,这种体系在不断推进。


      在高速公路试点上,交通运输部已经决定,拿出京沪高速公路作为试点,正在积极推进。在城市化试点方面,在公安部的支持下,作为车联网先导区,无锡市把大半个城市的红绿灯交通设施都进行了数字化改造;北京市也在亦庄启动了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建设,统筹车、路、云、网、图等要素资源部署通讯网络设施、路侧感知和交通基础设施支撑L4自动驾驶出租车、智能网联的公交车、自主代客泊车等高级别应用场景。


       在互联网信息通信等领域,以通信为例,在4G时期,我们牌照的发放时间比欧、美、日、韩晚了3—4年,而在5G建设方面,我们属于最先部署商用的国家之一。从全球来看,我们一直坚持着以SA(独立组网)这种5G技术为主体的5G网络的建设,这点上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我们现在建成的70多万个5G基站里面,独立组网或者是兼容独立组网和非独立组网的基站达到了80%以上,这为未来我们的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机遇下的挑战


      苗圩认为最主要挑战是三个方面:


      一是芯片问题。大家关注着信息通信设备和手机芯片的同时,也应该关注车用芯片,包括通用芯片和车规级专用芯片,在部署的时候必须要统筹兼顾。


      二是操作系统问题。我们在PC时代被Windows打败天下无敌手,现在我们正在补课。手机时代除了苹果ios外只有安卓,美国出手制裁华为,近期小米也被列进去了,操作系统将来都是一个大问题。打造出一个自主可控的开源开放的汽车操作系统势在必行。


      三是安全问题。随着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带来了一系列安全性问题,对这一点我们也应该早做谋划。 


三点建议


      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的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的整体效能。同时,也部署了关于碳达峰、碳排放的这项工作。


      根据这些中央重大决策部署,苗圩提出了提三点建议:


      一是提高认识、凝心聚力,加强组织协同。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是一个跨领域、跨行业融合发展的结果,所以在政府各有关部门之间应该加大协同力度,使大家同向发力,共同来促进行业发展。


      二是支持企业跨界融合,加速关键产品落地和质量提升。我们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方向,扭住扩大内需这个基点,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要充分发挥企业在创新当中的主体地位和主体作用,采用揭榜挂帅等形式,也要鼓励主机厂和互联网公司、软件公司跨行业的合作,聚焦软件和安全,建立适应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发展测试、验证、认证体系,提高我们的技术能力。


      三是适度超前建设5G网络,大力推动共建共享。我们在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已经走在了全球前列,下一步就是应用场景,这方面要充分考虑到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车联网的发展带给5G的发展机遇。我过去说过,5G可能20%是2C、80%是2B,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个观点。如果说人和人之间的数据流量还是有限的,人和车、车和车、车和路、车和人之间的数据流量将会呈几何基数的增长。(本网依据速记整理,有删节,速记未经本人审核)


(责任编辑:赵雨诗)